移动版

利润大降3885%、董监高频繁减持,和科达缘何能涨?

发布时间:2020-06-01 20:35    来源媒体:一财网

小市值股价快速上涨的理由有很多种,但业绩下跌、大幅裁员以及高管频繁减持肯定不是其中一种。

和科达(002816)(002816.SZ)一季报显示,公司因疫情影响,产品生产安装验收减少,营业收入同比减少76.34%,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下称“净利润”)减少123.11%。然而,营收的减少早在疫情发生前就已经存在。2019年报显示,公司净利润同比下降1163.68%,扣非后净利润同比下降3885.04%。然而,这一变化在股价上却未见体现。年初至今,和科达累计涨幅达到37.36%,股价走势和业绩全然背离。

6月1日,深交所对就和科达2019年年报下发问询函。要求于6月8日前对外披露说明2019年度营业收入、净利润大幅下降的原因及合理性,并说明公司是否存在利用各项减值进行利润调节,对本期业绩进行财务“大洗澡”的情形。

扣非净利润同比下降3885.04%

从年报来看,2016年度、2017年度和2018年度,和科达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5亿元、3.48亿元和3.45亿元,收入规模较为稳定。然而,2019年和科达实现营业收入1.44亿元,同比下降58.24%,净利润为-0.68亿元,同比下降1163.68%,扣非后净利润-0.74亿元,同比下降3885.04%。

若将全年营收和净利润按时段拆分来看,可以发现2019年盈利出现断崖式下跌发生在第三和第四季度。2019年第三季度净利润下跌1310.58万元,较第二季度翻了三倍有余。到了第四季度,单季亏损再次翻3.6倍,单季度亏损高达474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第四季度营业收入突然激增至5702.03万元,占全年营业收入39.61%。虽从账面上对于净利润亏损的补救依旧杯水车薪,但第四季度营业收入占比较高引起深交所注意,要求公司解释增长原因及合理性,并请年审会计师就公司是否存在提前确认收入情形发表明确意见。

业绩并无亮点,股价却很有亮点,有可能发生吗?某私募基金经理对记者表示,小盘股业绩跟股价背离的情况其实很常见,事实上做小盘股股价的行为也屡见不鲜。“有可能他是周期性的股票,所以当它业绩最坏的时候,反而开始见底反弹了。也有可能他有例如定增、并购等别的内幕消息,大资金提前进去埋伏。”上述基金经理表示。

然而记者注意到,营收和利润下降的同时,是大举裁员。

公开资料显示,和科达主要从事精密清洗设备的研发、设计、生产与销售,属于非标准化定制行业,是工业生产的配套行业,覆盖了从基础工业到战略新兴行业的众多领域。工业精密清洗设备应用行业广泛,其行业周期与下游行业经营状况、技术革新、固定资产投资密切相关。因此,研发和生产人员是公司重要资产组成。

然而,公司2019年员工人数大幅下降,从原有的737人下降至437人,且关键岗位人员大幅缩减。研发人员人数由126人下降至56人,生产人员人数由443人减少至183人,技术人员也从125人腰斩至66人。深交所也就此提问,请公司结合研发人员人数大幅减少情况,详细说明研发能力、产品核心竞争力是否发生重大变化,以及公司持续经营能力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公司为提高持续经营能力拟采取的具体可行措施等。

“机灵”的应收账款

曾经被诟病的上市公司“财务大洗澡”往往通过应收账款核销来完成。所谓先做三年账,一次性计提,如此操作不仅不会退市 ,“财务大洗澡”后还可以华丽转身轻装上阵。从关键字来看,突然增加的应收账款和突然增长的计提损失值,和科达似乎都占了。

年报显示,2019年末和科达的应收账款账面原值2.25亿元,已计提坏账准备0.7亿元,账面价值1.55亿元,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占报告期内营业收入达107.64%。换言之,在公司收入规模出现大幅下滑的情况下,公司2019年新增应收账款却快速增长。

另外,在应收账款原值构成中,75.79%为1年以上应收账款(1.7亿元),31.57%为3年以上应收账款(0.71亿元),应收账款账龄普遍较长。

针对该情况,深交所要求公司说明是否存在延长信用期等方式获取销售订单的情况,将2017年度、2018年度应收账款账龄构成情况,以及2019年末应收账款账龄普遍较长的原因和合理性,应收账款账龄构成情况与同行业公司相比是否存在重大差异等情况逐一说明。

与此同时,和科达还需补充披露2016年度至2019年度期间,各年度前五大客户的成立时间以及应收账款收回情况,核实相关客户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时任及现任董监高之间是否存在任何形式的关联关系。对于公司与前述客户之间除经营活动相关的销售业务外,是否存在其他往来,包括但不限于财务资助,也一并进行说明。

应收账款之外的问题是一次性计提大幅增长。

2019年,和科达计提各项减值损失合计0.46亿元,同比增加234.32%。其中,存货跌价损失计提了0.27亿元,而2018年度仅计提156.25万元,前后相差17.28倍。因此,深交所要求公司补充披露已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存货构成、库龄、减值具体原因、发现减值迹象时间等信息,以说明公司是否存在利用各项减值进行利润调节,对本期业绩进行财务“大洗澡”的情形。

频繁减持疑云

股东转让控制权套现,高管频繁减持,也是和科达所存在的疑点之一。

公开资料显示,和科达于2016年10月25日上市,首次公开发行前已发行股份可上市流通日为2019年10月25日,公司实际控制人覃有倘、龙小明、邹明在股份解限后即谋划转让公司控制权。

2019年11月28日,上述三人与益阳市瑞和成控股有限公司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拟转让公司29.99%的股份,转让完成后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将发生变化,但截止目前该转让事项尚未完成。

值得注意的是, 2019年11月以来,直接持有和科达公司股票的5名董监高均频繁减持股票。以公司董事长卢争驰为例,2019年12月至2020年2月期间,先后减持7次。同期间,公司董事张圣韬在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共计10次,几乎将手中的无限售条件股份全部出清。公司副总经理路遥也在2月13日和14日将手中无限售条件股份集中卖出至仅剩277股。

在此之后,上述5名董监高继续多次减持。而从股价走势来看,2月初正是和科达股价“腾飞”的起点,从18.06元每股涨至29.67元每股,涨幅高达64.29%。

深交所基于此发问,要求相关董监高说明减持公司股票是否存在特殊原因,并核实是否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事项。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张苑柯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